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公告栏
企业经营应高度重视无过错责任风险
07-05-29浏览(1675字体:    

案例一:据中国法院网报道,4月23日,新疆兵团农二师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经法院主持调解,当事人双方自愿达成了由被告电信公司赔偿原告单女士各项经济损失2332元的调解协议。

2005年8月29日上午,单女士驾驶摩托车,当行至一个三岔路口时被一根横在路上的电话线绊倒后摔伤昏迷。当时单女士被送往兵团医院,诊断为右肩关节软组织损伤及肩锁关节损伤住院治疗10天。出院后,单女士多次与电信公司协商,但对误工费等费用未达成协议。2006年2月,单女士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赔偿误工费144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0元、护理费337元、交通费160元、营养费600元、拍片费50元、摩托车修理费668元,共计3505元。

依照我国有关法律的规定,道路、桥梁、隧道等人工建造的构筑物因维护、管理瑕疵致人损害的,由所有人或管理人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电信公司所属管辖区内公路电话线脱落,横跨在公路上,给公路安全造成一定影响,电信公司未尽到对其电话线路负有管理和维护职责,造成了单女士被下垂电话线绊倒致伤,摩托车受损的后果,电信公司应负主要责任。单女士无照驾驶摩托车上路行驶亦具有过错,应自己承担相应责任。在法官主持调解下,电信公司赔偿原告单女士2332元。

案例二:2006年12月底,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就女工孙霞在下班途中,被某通信公司所属通信电缆线意外坠落砸倒,继而被汽车撞伤,通信公司和肇事司机就责任归属相互推诿,受害女工无法获得赔偿的案件作出终审判决,通信公司和肇事司机共同赔偿受伤女工3万余元。

本起交通事故的发生系骑电动自行车的孙霞被突然坠落的通信公司所属通信缆线砸倒,随即被李忠所驾货车碰撞所致。交巡警大队虽认定本次事故属意外事故,但导致孙霞跌倒的通信缆线系通信公司负责管理和维护。

什么是无过错责任?

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规定:“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条规定即是我国民事法律关系上的无过错责任原则。

怎样理解无过错责任原则?无过错责任原则,也称无过失责任原则,是指没有过错造成他人损害的,依法律规定由与造成损害原因有关的人承担民事责任的归责原则。它的构成要件是:

1.损害事实的客观存在。

2.有法律条款的明文规定,不能构成无过错责任;同时,没有法定的免责事由不能免责。

3.特殊侵权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4.行为人不必有过错。正是无过错责任适用于损害后果的发生为不可归责于双方当事人所导致的场合,所以,在无过错责任中,任何一方当事人在主观中并不存在故意或者过失,这是适用该责任的前提,如果可归责于任何一方当事人的事由就属于过错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26条: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以及建筑物上的搁置物、悬挂物发生倒塌、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4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建筑物等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由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对其无过错承担举证责任。”即我国对建筑物等致人损害的侵权诉讼实行过错推定责任原则。过错推定是指由加害人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如果加害人不证明或者不能证明自己不存在过错,则认定其有过错并结合其他构成要件而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应当高度重视无过错责任风险

随着通信事业的发展,由于通信设备、通信管线的大量增加,上述类似案件不断发生,已经成为电信运营商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我们再来看一个案例。

2003年3月19日下午4时许,原告李某放学后路过被告某区电大围墙废弃土坝时,与几名小孩玩耍,原告顺着废弃土坝攀上电大围墙,然后到了被告某区电信传输局围墙,传输局围墙与传输局变压器的间隔只有十几厘米,且周围无防危措施和警示标志,致原告被电击伤。

李某将传输局和供电有限责任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损失。2004年4月16日,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如下:由被告某区传输局和被告区供电有限责任公司各赔偿原告18487元;其余损失9243元由原告监护人自负。

一审判决后,被告传输局以一审没有查清本案事实,作出错误判决及传输局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为由上诉至中级人民法院。2004年11月10日,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第二项;变更其第一项为:被上诉人区供电有限责任公司赔偿被上诉人李某18487元,传输局和区电视大学各赔偿李某9243元,其余损失9243元由李某的监护人自负。电大未及时清理自己使用土地的弃土,使李某从该弃土直接走上围墙,从而触电受伤,应当承担责任。终审判决纠正了一审判决未追究电大责任的错误。

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是被告传输局对李某的受伤,应承担过错责任,还是承担无过错责任;二是被告供电有限责任公司、电大及原告监护人应否承担相应责任。

本案属高度危险作业造成的人身伤害诉讼案件,所涉及的民事责任是特殊侵权责任。上述无过错责任的构成要件第4条是:行为人不必有过错。就是指责任的承担不考虑行为人是否具有过错,在认定责任时无需受害人对行为人具有过错提供证据,行为人也无需对自己没有过错提供证据,即使提供出自己没有过错的证据也应承担责任。

本案完全符合上述构成要件:传输局作为高度危险作业人(即变压器的产权人),客观上造成了李某的人身损害结果,且两者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对此作了特别规定:“从事高空、高压、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传输局虽然辩称自己无过错,但已经符合上述无过错责任构成要件第一、第三和第四条,显然应对李某触电受伤承担民事责任。

从免责条件来看,《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三条同时规定:“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这就是说,在高度危险作业给他人造成损害时,行为人免除责任唯一的条件就是能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而这一点,也要行为人自己负举证责任。如果查明损害不是受害人故意造成的,受害人虽然存在着过失或重大过失,也不能免除行为人的民事责任。本案中,传输局如果希望免除责任,就应当举证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李某故意造成的,而受害人李某触电受伤时年仅6岁,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也不可能故意造成自身损害,故传输局符合上述无过错责任构成要件第2条,因此不具备免责条件。

供电有限责任公司对变压器与围墙距离过近的状况疏于注意,并怠于检查监督,留下安全隐患;电大未及时清理自己使用土地的弃土,使李某从该弃土直接走上围墙,从而触电受伤;原告监护人对李某疏于教育管理,导致触电事故发生。这些都是导致触电受伤事故发生的共同原因,排除其中一个原因,本案的触电受伤事故就不会发生。所以,终审判决被告供电有限责任公司、电大及原告监护人也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重庆市电信有限公司 彭常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热点文章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