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公告栏
传统文化与企业管理(上)
07-06-20浏览(916字体:    

我要在最近的两期讲堂中,谈谈在经济突飞猛进的时候,企业管理遇到了哪些问题和挑战。大家知道,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由于缺乏经验,企业的经营和管理模式都是照搬国外,尤其是美国企业的。人们普遍认为美国技术进步、经济雄厚,管理方面当然也是先进的。那时,人们不会考虑到照搬别人的做法是不是好。可是,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当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仅仅依靠照搬别人的管理方式就会出现难以应付的问题。他们就会问自己:目前做事的方法对吗?是否应该全部采用别人的方式,并且一直持续下去?本国固有传统和文化中存在的精粹怎么为自己所用?如果把国外的东西与本国的东西糅合到一起,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在中国,目前对于这些问题的讨论越来越热烈。事实上,类似的问题在一百年前就曾经提出过。清朝末年民国初年的时候,中国希望倚仗发展实业(也就是现在所讲的企业),把中国从一个大而弱的国家变为一个大而强的国家。于是,人们从欧洲引进新技术、新思想,并在国内展开激烈的讨论,到底中国是要全盘西化还是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或者是可以用其它的方式使中国的传统与西方的新思潮有效地结合。可是,由于当时国家政治体系不健全,始终没有让我们的国家变得稳定,因此,这些讨论最终也就没有什么结果。

今天的中国与当初的中国已完全不一样。解放50多年来,中国彻底摆脱了落后国家的形象,成为发展速度极快的发展中国家,不仅在世界上的地位快速提升,而且在世界经济舞台上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在这个时候,我们再来讨论关于中国传统文化与企业管理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更有意义、更重要。

这个题目有意义也值得讨论,可要讨论清楚也不容易。所以,我着重讲一些比较实际的东西,并将把焦点放在一些中国传统文化中比较重要的内容与现代企业管理之间的关系上。

从易经说起

集中体现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典籍浩如烟海,但如果要追溯这些思想的源头,大部分人都不会反对其最重要的源泉始于周朝的《易经》。《易经》可以说是百家之祖,不论是四书五经,还是各家各派,不论是儒家、道家还是墨家,他们的思想大多来源于《易经》,因此,我们也把《易经》作为本次讲堂的起点。

《易经》非常深奥,也不是讲堂的主要内容,我只讲其中的一点。

《易经》有一个最简单的理念,有趣的是这个理念刚好与现在从美国流入国内的一些管理理念不谋而合。易经的“易”字有三重意思。第一个意思是变易,指天下的事情总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第二个意思是“不易”,说的是很多事情看似不断变化,可事实上没有什么改变,即所谓“万变不离其宗”。站在科学的观点看,很多事情是不变的,科学研究就是要找出这些不变的定律。第三个意思最有趣,“简易”。这是说《易经》所要探讨的既不是变的东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东西,而是要在变和不变之间找出一些规律,当我们真正清楚了它们之间的关系后,就可以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对整个世界了解得更清楚了。

《易经》有六十四个卦,每一卦又有六个爻,也就是说《易经》一共有三百八十四个爻,据此能够产生很多的变化。后人正是利用这一点作为占卜或看风水的工具,所以,《易经》在中国不但是正统的像儒家、道家等思想的源泉,还是很多巫术的起源。

《易经》始于周朝初期,距今已经差不多有三千年的历史了。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当今被大家公认的在企业管理方面处于绝对领先地位的美国有哪些新理论。当然,美国企业界对于企业管理的探讨是站在一个很实际的立场上的,而三千年前中国的《易经》是站在哲学的角度来探讨问题的,这两者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有趣的是,现在一些管理大师的著作越来越重视中国传统的“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另外,对于“变”和“不变”之间的关系问题也越来越觉得值得探讨。

詹姆斯·柯林斯的研究

我举一个例子。目前美国有一位很知名的管理领域的大师,他年纪不大,但他的文章和书籍对管理界却有极大影响,他就是詹姆斯·柯林斯(JamesCollins)先生。詹姆斯·柯林斯从学者的角度,研究了很多成功的企业,并选取其中几个最成功的企业以及他们的领导人作为研究的重点,找到了这些企业成功的原因。詹姆斯·柯林斯的研究方法和《易经》的研究方法大相径庭,但是他通过研究所得出的结论却非常有意思。

詹姆斯·柯林斯在他的书中曾经提到,“任何一个想要成功的企业一定要在两个很重要的理念间取得平衡和发展,这两个理念一个是不变的,一个是变的。不变的是企业的基本理念也就是企业的价值观;变的是企业所用的技术、管理方法等手段”。企业的基本理念是要清楚企业究竟要通过做什么来服务社会并取得成功。像HP、SONY这类公司的基本理念就是要用在技术和产品方面的领先优势取得成功;还有一些企业的理念是要以真正了解使用者或者客户的需求取得成功。企业中根深蒂固并且为企业中的员工所深信不疑的理念,就是要让每个人都知道企业的独特之处到底是什么。詹姆斯·柯林斯同时还指出这个基本的理念只是一个信条,而要真正达到这个信条所预期的目的,就要靠不断的变化来实现,包括企业的生产技术、管理方式、人员素质等都要根据不同时期的情况进行适时的调整。所以,一个成功的企业一定是在这两方面都做得很好,一方面了解企业基本的本质是什么,另一方面了解外界环境中变动的因素中什么是重要的、是影响企业发展的,什么是不重要的,什么是现在重要将来不重要的等问题。能在这两方面都有深刻理解并且达到平衡的企业,成功的机会就很大。

詹姆斯·柯林斯写这本书花费了五六年时间,研究了几百个公司,并完全根据市场上的事实和数据才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可是,他的结论却与三千年前我们的老祖宗根据对自然界的观察而得出的一些基本理论完全吻合。

下面我用一个简单的例子再把刚才的那个理念陈述一下。做学生时,我们就懂得做事情不能违背一些基本的定律,这些定律都是科学界通过很多次试验求证出来的。简单到设计自行车,复杂到最先进的宇航设备的制造,都不能违背最简单的数学或者物理定律。不论做什么事情,一定要了解什么是不能改变的,比如各种定律;什么是需要不断改变的,比如技术的进步;如果对这些东西有了基本的了解,做事情就容易多了。因为我们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做得出来,什么东西做不出来,做出来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对这些基本的定律不了解,很可能会违背一些基本的定律,那样的话,所做的设计就根本不可能成功。

虽然我刚才用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证明中国有一些很古老的理念和现在世界上一些最先进的企业管理的想法非常接近,可是中间有一点不一样的就是,中国的历史背景和文化传统都是喜欢停留在理论的层面。有些今天看来似乎很新的理论,一旦回到我们传统的文化上,常常会发现在很久以前就有人做过这方面的观察或是已经讲过这样的事情。但是,真正的问题不在于这些理论或是理念是不是很早以前中国人就已经讲过或是发现了,而在于把这些理论应用到实际的过程是非常漫长和艰难的,并且人们常常不愿意做这些事情,因此,这些很好的理念就被埋没而没能得到应用。其它很多国家虽然他们的历史和文化远没有中国深厚,可是他们的长处就在于理论和实践并行,甚至对做实际的事情更有兴趣,因而才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么快的发展。他们在这方面与中国的差别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

儒家对“谦”的看法

下面我用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很有价值的观念做例子,探讨一下固有的中国文化中的一些东西与现代企业管理的一些理念相吻合的地方。

还是先从《易经》讲起。刚才我提到了《易经》的结构主要是有六十四个卦,每个卦都有个卦辞。每一卦又有六个爻,从一到六代表了一件事情从开始到结束的整个过程,每个爻也都有所对应的爻辞,用以阐述每个卦在不同时间、不同位置所对应的不同意义。前面我提到“易”字一方面,有“不易”的意思,另一方面还有“变易”的意思,所以每一卦、每一爻的辞义的含义都很广,并且常常讲得不是很清楚,这样的话就给读者很大的想象空间。因此,也使得一些风水先生或者卜卦的人有了很宽泛的解释空间。

看过《易经》的人都会发现,这本书充满了忧患意识,一方面鼓励大家努力向上,另一方面训诫人们在得意的时候不要骄傲,否则好事情就可能变成坏事情。在《易经》六十四个卦三百八十四个爻的爻辞里,有六十三个卦都是有吉有凶,有好有坏,只有一个卦的六十四个爻的爻辞非常不错,不是吉就是利,这个卦就是“谦”卦。这也是我本次要讲的主题。“谦”这个价值观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是非常主流的一个思想(关于这个思想以及历史上所发生的例子我将在后面谈到),这从它的源头《易经》就可以看出端倪。在所有的卦里,只有“谦”卦的卦辞和爻辞都是吉利的,其它的比如“否”卦、“泰”卦,甚至“乾”卦都有诸如“否极泰来”、“泰极否来”、“亢龙有悔”等爻词。

我先谈一下《易经》之后中国传统文化对于“谦”的价值的重视,然后再举一些实际的例子,最后谈谈这个价值观与现在的企业管理的主流思想之间相同的地方。《周易》出版没多久,周公就对他的儿子说,“有一道大足以守天下,中足以守国家,小足以守其身。谦之谓也。”这就是说,“谦”这个道理如果领会得好,做得好,不论进退都有很大的好处。儒家的思想对于“谦”是非常重视的,我也举些简单的例子。

《论语》是儒家最主要的一本著作,是孔子的弟子收录的孔子当时的一些语录。《论语》最开始的几句话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但有趣的是,孔子讲了三句话,可大部分中国人只讲前面的两句。这三句话是这样的:“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不知道为什么第三句话大家提得很少,但是我觉得这句话也非常重要,这是孔子对于“谦”的价值的非常高的评价,是说作为儒家做人最高标准的君子,做事情应该尽自己的所能去做,而不要因为不知名就很不高兴。现在有一种比较浮躁的社会现象,就是并没有太多真学问或能力的人却一天到晚希望自己的名字到处张扬。《论语》中还讲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意思是说:“君子没有什么可与别人争的事情。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射箭比赛了。比赛时,先相互作揖谦让,然后上场。射完后,又相互作揖再退下来,然后登堂喝酒。这就是君子之争。”孔子在这里所说的“君子无所争”,即使要争,也是彬彬有礼的争,这反映了孔子和儒家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即强调谦逊礼让而鄙视无礼的、不公正的竞争。我再讲一个很有名的故事。孔子曾经去见老子,交谈了很久,孔子觉得老子的学问和思想要比自己高深很多。从老子处出来后,孔子就对自己的学生说:“吾今见老子,其犹龙邪!”孔子把老子形容成神龙见首不见尾,表示出对老子道德学问的憧憬钦佩,这也是一种非常谦虚的表现。《论语》有句话叫“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这也是广为大家所知的一句话,也是对“谦”道的一个极大的发挥。

需要指出的是,儒家,特别是《论语》所阐述的“谦”,并不是说只是一味的退让,而是说该争的争,不该争的就不要去争;遇到原则问题时,还是要固守那条底线,所以“谦”不是一味地做好人,唯唯诺诺。关于这一点,孔子是怎么说的呢?《论语》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说的是鲁国大夫季孙氏“八佾舞于庭”,季孙氏作为一个大夫,却使用了国君的礼节,说明他对自己的国王非常不尊敬,也是对当时现存制度的大不敬。所以孔子说“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我所举的例子都是站在儒家的立场上给出的,我希望告诉大家所谓“谦”的本质从《易经》开始到儒家,基本上是一个完整的价值观念。

道家对“谦”的看法

道家基本理念的源头是老子的《道德经》。可惜的是,道家后来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没有人看得懂的文章,并且神话和迷信的色彩越来越重,使人们对道家产生了错误观念。尤其是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很多人喜欢空谈而不做事情,并且假借道家的一些观念,由此造成了不良后果。事实上,如果翻翻《道德经》就可以发现,老子所讲的很多话都很有价值。他说:“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是慈爱,“俭”是节俭,然后就是做人要谦和,不要与别人乱争东西。这三样东西如果我们能够做到,那是很好的事情。老子还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是说人做事情最好是像水一样,水是对万物都有利的,可是自己却总是居于下处,什么都不争,比喻如果做人像水一样谦让,不吝于帮助别人,就不会有任何的争执和纠纷产生。他说的最有意思的是“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于之争”,把“谦”这个字的含义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不论是儒家、道家,还是中国古代一些阐述基本理念的著作比如四书五经,如果想挖掘这些思想中一个非常基础的理念的话,那么,这个理念就是“谦”这个价值观。“谦”的价值观实际上是非常有用的价值观。我还要强调一下这个“谦”的价值观不是一味地迁就,从最早的《易经》中的“谦”卦,可以看出开始的几爻都是谦让,到后来的几爻说的就都是打仗的事情了,也就是说,如果一味地迁就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由于我们事先做了很多谦让的事情,能做的事情都做了,是占理的;当我们必须要用武力或者暴力来解决问题时,胜算的可能性也就非常大。当然,大多数情况并不需要我们做到这个程度,这就是基本的“谦”的理念。大家一定觉得我讲的这些不是什么新理念,但是,尽管看起来没有什么新鲜的,可事实上真正做起来并不容易。老子在两千五百年以前就看到了这一点,他讲了几句很有意思的话:“吾言甚易知甚易行,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意思就是说我所讲的话大家都明白并且要做起来也并不难,可是真正能了解“谦”的本意,真正发挥“谦”的基本精神,并因此使自己得到很大好处的人并不多。

下一期讲堂我将举一些实际的例子,进一步探讨这个观念与现代企业管理在哪些地方是吻合的。

(录音整理:谈巍) (许 浚 通信企业管理)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热点文章
 
 
 
 
进入编辑状态